流泪坨妈头

不会袜袜

突然改id 希望大家还认识我

我英│出胜 灾难不要过於宠幸我(十杰yin■纹pwp)

木参次:

*lof666粉賀文()









尽管在昏迷当中,他依然可以感知到一些事情。




潮湿的泥路。冰冷的雨水戳打着脸颊,而那些掉落地面则渗透进衣服的纤维,使他失温。好冷。也好痛。但是无法动弹,脚好像失去了知觉。




他正被什么东西拖行著。




等他清醒过来,也许会心惊胆战地猜测会不会是熊或者野狼一类的饥饿猛兽想把他拖回巢穴里好好大啖一番。




他不会轻易放弃希望,他会挣扎,拔出那把老早生锈的祖传宝剑誓死和野兽决一死战。无奈野兽实在太强大了,而且也似乎饿了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吃掉我的话,牠就不会孤零零的在森林里饿死了。」像这样大仁博爱的想法在野兽拍开宝剑扑倒自己的时候烟消云散。还……不行。我还没成为最强的勇者!怎么可能在这里被你吃掉!於是,他啊啊啊啊的大叫,没想到却在这时候掉鍊子,想推开反手滑送人头——唉。万事休矣。他怨叹自己的倒楣体质。




他正被什么东西拖行著。




那头真面目未明的野兽把他粗鲁地摔到墙边。尖锐石砾穿透衣服刺进肉里,这股过於鲜明的痛楚几乎要将他唤醒。




他感受到有股吐息扑打在脸上。他的脸都被雨拍凉了,好像快要结冻一样。那气息呼呼地吹了过来,仿佛雪中送炭,教他不自觉希望这股热气可以再持续推送,直到他整个身体都暖和起来。




气息的主人对他东嗅嗅西闻闻的,像在审查他。




接着,那生物开始扯他裤子的皮带。




嗯?




以压在肚子上的触感来判断,这个不知道想对他做什么的生物应该不是熊啊狼之类的大型野兽。




硬要说的话,比较接近人类。




对方在扯他的裤子。那条系在裤头上的烦人带子似乎惹恼了他,使他一气之下干脆全部撕裂。




!?




就算担心他穿着湿答答的衣服会受凉好了,但这样未免也太粗暴了吧!?




意识矇眬也不忘吐槽本能,下半身凉飕飕的他瑟缩了下身体,试图想靠拢双腿保持体温。




岂料,对方强硬地分■■开他的腿,伸手一把抓住他的重■点■部位,




嗯!?




然后开始乱无章法地上下撸■■■■动。




嗯??????




//下走微博圖片//


-


這篇熱度破兩百我寫成連載←立FLAG(咚框)


設定就是倒楣勇者出久x不大會講話的非人類小勝


請多指教←

原图有点刺眼 加了个滤镜(

偶是流泪坨妈头 每天为太太流泪

【出胜】日食[上] R18

芝麻菜✨:

R18注意


完全放飞自我的产物,请光系出胜解解们慎入!!!!!


私设如山/成年设定/自我放飞/三观不正
英雄久[黑久/变态久/暴力久]注意*
人物极度ooc极度ooc预警***


含有以下要素
【殴腹/灌肠/强制排泄    窒息/囚禁】


#如果感到不适,请自觉停止阅读#


【NO.0】


[在最危难的时候,绿谷出久挺身而出,接替了欧鲁迈特成为新世纪的救世主。]


他像一颗冉冉新生的太阳再次燃起了人们内心的希望。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切都开始变的非常顺心,毫无阻力,不再有人挑战他的力量,质疑他的潜力,他也不是那个一无所成的废久了。


他也渐渐的,像站在世界顶点的其他人一样,一股焦灼的空虚感在心中不知不觉啃蚀了一个大洞,带着强烈的控制欲将视线转向了他的青梅竹马——爆豪胜己,这个从未改变过的强大男人。


[他想要拥有这个男人的一切,自说自话的作为拯救世界的奖赏。]


这就是一切的开端,一个以[恶]为结尾的故事